追求完美的執著
過份堅持的原則
造成過大的壓力
然後 越發固步自封

一直以為走出了被框住的世界
討厭隨波逐流 討厭俗不可耐的東西
然而 卻又重新訂了一個框架給自己

這個夢魘 不 絕不該說是夢魘
它 只是剛好出現在每一個深夜而已
它 美好得我不敢去觸碰
甚至 不相信日後還會有同樣美好的事情發生
美化 再理想化 再度 框住了自己的世界

原來 這些年 不過是更脆弱而已
違背了當初祈盼的堅強
去穩守 去保護 值得的一切

碎片灑滿了一地
痛楚滲雜著鮮紅的血
自我保護意識 遂無意識地加強
抽離 冷漠 傷害
最後 受傷的到底也是自己

或許說 想不受傷 只有冷血 只有絕情
成大事的人 就該是狠下心腸的
因此 其實 這種人並不歹毒
甚至 他們心底裡存在著難以救治的寂寞無助
鮮有人明白 這種人內心的光明與黑暗的鬥爭
折磨著 痛苦著 像分裂了的性格 無法控制

床畔 黑夜 孤獨 寂寞 毫不遜色地瘋狂交替
沉重的眼皮 合上 卻也只能輾轉反側 徹夜難眠

心 只有累 頭腦 卻清醒帶點混亂思緒
它已經不再愛誰 也懇請不要再以為它仍很愛誰
它不想愛 它只是不想再去傷害或被傷害
它不懂愛 直至 它所裝載著的容量被清空….

不懂被傷害的感覺 所以才能肆意的去傷害
直至受到傷害 才會懂得當天被傷害者所承受的悲慟..

孤獨 寂寞 也不代表要隨便愛誰
寧缺勿濫 誰都忘了這個格言
濫情者 早晚也會有報應….

信念 曾經一度迷惘消失
然而 或許 心所記載著的
會依然推動 謝謝 仍然堅守著我的意志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