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是喜歡 最原始的單純
忘了過了多久 人心都變得混濁
儼如現今世界混沌的河流
根本不可能回復最初那清澈透白的流水

Advertisements